当前位置:蜗牛素材网>综合资讯>情感>正文

让海澜之家成为女人的衣柜:海澜之家,不甘心只做男人的衣柜

人气:401 ℃/2024-07-10 08:44:38

来源 | 伯虎财经(bohuFN)

作者 | 灵灵

01 签约张颂文,海澜之家坐实“中年定位”?

这几年,海澜之家在签约代言人的路上,从未停下脚步。

今年3月,在《狂飙》爆火后,海澜之家迫不及待地官宣与张颂文的合作代言,称这是张颂文的首个代言。然后,向海澜之家扑面而来的不是诱人的流量,而是张颂文粉丝的一众吐槽。

“图片p得认不出来了,不如不p。”

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海澜之家立马撤下宣传物料,这才有了5月10日的“卷土重来”。

这一次,宣传排场明显地上心和高端许多,评论区也是一片赞扬:“海澜之家有品味,颂文老师是实力派演员,代言高端帅气,清爽干净利落,气质满分。”

还有人将海澜之家和张颂文的合作称为“两情相悦,双向奔赴”。张颂文在演艺圈里属于“大器晚成”的类型,前二十多年的演艺生涯,一直在积累和深耕,直到演技破圈被大众看见。正如其在广告片里提到的,“前往目的地有很多条路,我不怕走得慢,我只想走得稳,我一直相信:不要迷路。”

而张颂文身上的这种精神,恰恰和海澜之家的新slogan有所呼应:创造有生命力的服饰。

(图源网络)

海澜之家想通过这场合作,为品牌注入新的生命力。

但现实是,画风不止于此。另一些声音也在萦绕着:“海澜之家请张颂文,不是坐实中年男装的定位了吗?”

海澜之家并不想承认这一定位,但它的做法却很诚实。

2006年,印小天的魔性鬼畜舞蹈带火了海澜之家,但也因此贴上了“土俗”的标签。之后,又有杜淳穿短裤外露绿袜子、手拽背带裤肩带,吸睛的同时也加剧了土味。

2016年起,林更新、许魏洲等一些年轻明星的入局,扭转了海澜之家的大众印象。但到了2020年,海澜之家宣布签约周杰伦,流量虽惊人,争议却也不小,正如网友调侃的:“当初穿美特斯邦威的年轻人,现在也到了该穿海澜之家的年纪了”。

如今,张颂文因其奋斗的职业经历代表着某种“顽强的生命力”,但本质上张颂文为海澜之家吸引来的极大可能仍然是中年男人,或者为中年男人购买服装的群体。

就像那句评论所说的,“张颂文的海澜之家广告终于让海澜之家对味了,就是要这种清爽利索、成熟可靠的感觉。”说白了,还是要把衣服卖给中年男人,只不过卖得清爽利索一些。

02 多元尝试,想变年轻

但或许,海澜之家的本意并非如此,它的野心不止于做中年男人的衣柜。

这些年,海澜之家开始了多品牌路径发展,逐渐从“男人的衣柜”,发展为“全家人的衣柜”,覆盖男装、女装、童装、家居等细分市场。

早在2011年,海澜之家就建立“爱居兔”的女装品牌,正式进军女装领域;2014年,成立高档西服衬衫定制品牌圣凯诺;2017年成立高端女装品牌OVV、生活方式家居品牌海澜优选、针对年轻人和儿童的潮流品牌黑鲸、男生女生。

不过,新品牌的发展不算如意。

有媒体评价,“黑鲸旗下的产品数量众多,但设计上很发散,没有明显的品牌感。潮牌不需要含蓄,而黑鲸的含蓄设计,使得其在潮牌赛道内始终缺乏存在感。”

布局线上,也是海澜之家靠近年轻人的策略之一。2020年,海澜之家开始大力拓展线上电商之路,线上销售额占比从2019年的6.1%提升到2020年的11.7%。2022年,线上全年收入达到28.56亿,占营收比例达到15.95%。

线上收入占比在稳步提升,但不难看出,线下渠道依然是海澜之家的主要收入来源。换言之,海澜之家线上渠道的发展还需要加把劲。

海澜之家是认真地想变年轻。关于虚拟经济的热点,它几乎都在及时地跟。例如,2021年申请“海澜元宇宙”和“海澜之家元宇宙”两个商标,国际分类为“25类-服装鞋帽”。而早在2018年,海澜之家就与腾讯旗下的手游《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》开展了以“穿海澜之家,刺激吃鸡”为主题的跨界合作。

再包括签约“年轻明星”,试图让品牌“年轻化”,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。但到头来,海澜之家仍然逃不掉“男人的衣柜”,而且是中年男人的。

波士顿咨询发布的全球时尚行业研究报告显示,受疫情影响,近年来时尚行业库存周转速度大幅放缓。去年,男装市场普遍不好过,九牧王录得2011年上市后首次亏损;中国利郎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。

但海澜之家的放缓来得更早。2016年,海澜之家结束了其过去十余年的高速增长节奏,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跌至个位数,分别为7.39%和5.74%,而2014年上市这一年,对应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为72.56%及75.83%。

如今,时间拨回2022年,对应的数字分别为-8.06%和-13.49%。不难发现,海澜之家在明显地变缓,或者说“老化”。

(图源网络)

03 问题出在哪?

海澜之家的快速发展,离不开其独特的“轻资产”模式,主要体现在与供应商和加盟商的合作。

在供应链的上游端,大部分生产环节都被海澜之家以外包的形式出售给供应商,比如设计、生产等。相当于,海澜之家做了“销售”的角色,从供应商那里拿货。

此外,由于在供应链中占有规模优势,海澜之家与供应商之间形成了可退货与不可退货两种进货模式,大大转嫁了存货跌价和库存管理风险。不用自己弄工厂,也没有那么高的成本要扛。

加盟商则只需要出钱,承担开店与运营成本。加盟店的门店管理由海澜之家全权负责,商品也不归加盟商所有,而是由海澜之家委托加盟商代销。所以,加盟店也共享“可退货”与“不可退货”的待遇。而最终的门店收入,由海澜之家和加盟商按比例分成。

把设计与生产都“外包”出去的结果就是,研发被怠慢了。

2017年海澜之家的研发费用为2504.3万元,仅占总营收的0.14%,远不及美特斯邦威和森马等对手。

到了2022年,海澜之家研发费用为1.94亿元,占总营收1.05%,但相比森马、七匹狼等同行同期企业2%的研发占比,依然有明显差距。

轻资产模式的确加速了品牌规模的发展。2009年,海澜之家品牌拥有655家门店;到了2019年,10年间,这一数据增长至5598家。到了今年,已有8000多家门店。

与此同时,轻资产也带来了诸多隐患,最明显的体现就是,品牌设计掉队,无法及时满足时下的消费需求,逐渐落下“中规中矩不出错的中年男装”的市场定位。

海澜之家这场中年大战,如果只是靠张颂文怕是难成胜局。

参考来源:

1、中国企业家杂志:张颂文也治不了它的中年焦虑

2、伯虎财经:海澜之家的“轻资产”困局

3、财经新知:海澜之家,年轻不了

*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平台将立即更正。

搜索更多有关“让海澜之家成为女人的衣柜:海澜之家,不甘心只做男人的衣柜”的信息 [百度搜索] [SoGou搜索] [头条搜索] [360搜索]
本网站部分内容、图文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核实及删除!
CopyRight © 2008-2024 蜗牛素材网 All Rights Reserved. 手机版